李渌:让山地旅游成为承载贵州文化价值重要载体2021年11月10日《贵州日报》第九版


发布者:管理员发布时间:2021-11-12浏览次数:11

让山地旅游成为承载贵州文化价值重要载体

李 渌

2021年国际山地旅游暨户外运动大会和第十六届贵州旅游产业发展大会,进一步唱响贵州“国际一流山地旅游目的地和国内一流度假康养目的地”品牌,将贵州的山地文化与山地旅游完美融合,让山地旅游成为承载贵州文化价值的重要载体,这是实现旅游大提质的未来方向和重要战略,更是将山地旅游打造成为具有全域全景大产业的核心理念和重要推手。

山地赋予了贵州最独特和核心的生态系统和生活空间,也是创造贵州文明的摇篮。让山地旅游成为承载贵州文化价值的重要载体,有着自身的理论缘由。

山地是贵州文化的生产空间

贵州文化就是在特殊的山地空间环境中进行生产、创造和输出的独特文化。对贵州人而言,基于人与自然长期互动,山地成为日常的生产和生活空间。嗅到的大山气味、看到的大山景象、听到的大山回音、触到的大山石头都会调动起每一代贵州人的无限创造力,培育着山地民众的智慧和情感。

贵州因山而兴。山地为人们提供居住场域、保障生活物资、孕育文化发展,是形成今天贵州最基本的自然空间。可以说,贵州历史与文化都是适应山地环境的产物。由于多山,春秋战国时期,牂牁国和夜郎国在贵州这片土地独秀。元代以后,贵州得以逐渐开发,土司制度及土司文化成为贵州历史变迁中的重要标志。明永乐十一年(1413),贵州建立行省,正式纳入中原王朝直接统治的中央体系,儒家文化的进入,王阳明、郭子章等流官的到来,建学兴教,兴办书院,不仅推动贵州社会的发展,也促成贵州山地民族与外来文化和谐共生,建构出开放、包容的贵州山地精神;在接纳、吸收外来文化的过程中,顺应山地环境而彰显出人与自然和谐共存的贵州山地文明。

贵州因山而美。贵州之美更多是来源于适应山地环境而发挥出的和谐景观。数千年来,由于山地的复杂、河流的众多使得各民族在迁徙与定居的过程中形成“大杂居、小聚居”的分布状态,形成了丰富多彩的山地聚落、山地民居。它们适应自然、巧妙解决了人在山地严苛的生存压力之下的聚居问题,并衍生出十分突出的、具有重要历史价值、文化价值的生活空间,在聚落选址、场所营建、建筑兴造等方面,与山水环境浑然一体,形成山地居民的人居空间,成为今天贵州丰富多彩的民族民俗文化最重要的容器与载体。

山地是贵州文化的记忆载体

在漫长的岁月中,为适应山地环境的变迁,贵州各族先民“靠山吃山”,在复杂的山地空间中孕育和发展出独一无二、特征分明的山地文化。例如,生活在山地环境中的贵州人为适应山地高寒环境而形成的饮食习惯和传统服饰、为适应山地陡峭崎岖的地形而创造的建筑风格和聚落形态、为适应山地自然生态环境而形成的农耕文化和娱乐方式。这些承载着贵州独特历史和文化记忆的标识物,将山地营造为一个物质和精神叠加的“记忆之场”。在这一“记忆之场”内,闪耀着人类与山地环境互动与适应的集体智慧。当代的各类文化记忆遗存都是贵州人对山地空间进行创造的最直观呈现。通过山地这一记忆载体,贵州文化得以连接过去和未来,成为贵州人对家园的情感依托。正是基于对山地的共同记忆及情感延续,山地创造出强烈的“贵州意识”,从而强化和赋予贵州独特的山地形象和内涵,也成为外来者观察和理解贵州的空间视角。

作为记忆载体的山地又是贵州人的情感依托,这份情结会让记忆变得更加鲜活,并保证了贵州文化的连续性。众多生活在其中的、为其注入生命气息的每一代贵州人依托山地环境中的一山一石、一水一木,传递和保持过去的记忆,同时又赋予和创造山地新的内涵和价值。因此,山地被看作是贵州人的“情感基因”和“记忆基石”。无论过去和将来,贵州人都需要不断与山地之间产生跨越时空的对话和互动,这是“复兴”文化的前提条件,也是文化更新的基本资源。

山地旅游承载贵州文化价值可持续发展

山地作为一种特殊的地貌空间和人们的记忆载体,成为了贵州文化价值的凝结体和主载体。因此,将山地一词汇聚出的空间、记忆、遗产、景观等近义词作为理论棱镜,透过它可以观察贵州这片具象性土地和地方性精神。从空间看,贵州山地自然资源涵盖的奇山秀水、瀑布峡谷、溶洞石林、野生动植物等构成了迷人的“多样性生态空间”;从记忆看,山地人文资源涵盖的山地农耕文化、山地节庆文化、山地歌舞文化、山地传统建筑文化、山地饮食文化、山地服饰文化等构成了绚丽的“多元性文化记忆”。空间和记忆涵盖的丰富资源成为今天山地旅游的宝贵财富,它们最大限度地尊重和保留了真实的贵州历史场景和文化氛围,让旅游者经历深刻的情感感受和历史洗礼。所以,山地旅游必将成为一个切入和理解贵州文化价值并保持文化延续的重要途径。

山地,是多彩贵州最美的风景,也是贵州人民最美的乡愁。山之魅力所铸就的山地环境和山地文化正在成为贵州旅游业发展的灵魂。一方面,山地环境中拥有的清新空气、宜人气候、优美景观、洁净水体等山地生态资源具有的先天优势和吸引力。另一方面,在山地旅游中人们通过对当代遗存的山城、山镇、山村、山道及古街、古屋、古桥等等历史遗产的领略、阅读和诠释,可凝聚成归属感、认同感与使命感。可以说,山地旅游在增进人与山地环境的和谐友好关系、传承山地文化、培育山地情怀等方面具有强大的生命力,从而真正构建出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新格局。

(作者单位:贵州大学。本文为国家社科基金项目[19BMZ091]阶段性成果)